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冷心厉少的暖心妻莫烟厉景煜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7-24

主角是莫烟厉景煜的小说叫做《》,这里提供冷心厉少的暖心妻莫烟厉景煜小说,该小说主要说的是难怪父亲不喜和厉家交往,她父亲一生简朴,大哥那件事,简直就是打脸,莫烟眼神暗了暗,抬眼悄悄瞥了一眼男子,嘴唇动了动,轻声说。

《冷心厉少的暖心妻》精选:

但是现在,她居然在顾奕辰的目光下,面不改色的跟着另一个男人离开,

原来心痛到麻木,就能百毒不侵了。

男人宽厚温热的怀抱,无端让人产生依赖,

浸了水的身体,凉风一吹,冷得厉害,莫烟下意识的往他怀里缩了缩,

厉景煜垂眸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手臂却将她往怀里紧了紧,

迎着众人或是嘲讽,或是羡艳的目光,面不改色的离开。

厉绮云恨恨的瞪着那道影子,脸上青白难看,刚刚还寂静的现场也猛地炸开了锅。

“我说什么来着,就是厉家三少!”

“私生子而已,配得上三少这个称谓吗?”

“私生子?别人家的私生子或许配不上,但是厉家,哼哼,你看看厉家这一帮老弱妇残,没个男人撑着,能走下去吗?不然你以为这位三少爷驱逐在外二十年,怎么突然之间感召回国,还不是因为——”

这人压低声音,冲着旁边人眼色示意:厉家后继无人了。

众人心照不宣,豪门贵胄,对子嗣非常看重,

更何况是像厉家这样家大业大的家族,厉老爷子两腿一蹬,要真把这家业交给了女儿儿媳,

恐怕不到五年,就得换姓,一手打拼下来的江山,谁舍得?

“厉三少怀里那位不是——”

有人悄悄朝着顾奕辰指了指,意味不明道,“圈里的模范妻子,想不到也……呵呵。”

“模不模范都是给外人听的,私底下还不是各玩各?”

“其实我挺能理解这位莫小姐的,莫氏都要崩盘了,顾家按兵不动,我要是她,肯定也早早为自己谋出路。”

……

顾奕辰脸色极难看,他盯着那个人影已经消失的方向,恨不得将那里瞪出两个洞来,

刚刚那一幕跟众人的蜚语,此刻都在嘲讽着他的狼狈,他心绪暴躁混乱,

甚至理不清自己是因为莫烟让他丢人,还是因为那个抱着莫烟的男人……

“奕辰。”裴嫣然的声音,将他从边缘拉了回来,

他扭头看着浑身湿漉可怜的女孩儿,深吸一口气,安抚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扭头对厉绮云道,“厉女士,能不能帮我们安排一个房间,我想带我的女伴去换一下衣服。”

别墅内部,犹如英式宫殿,每一层都环绕着客厅,层层叠加,

客厅北面螺旋形楼梯,雕栏玉砌,灿金色的扶手彰显奢华,

难怪父亲不喜和厉家交往,她父亲一生简朴,大哥那件事,简直就是打脸,

莫烟眼神暗了暗,抬眼悄悄瞥了一眼男子,嘴唇动了动,轻声说,

“你把我的猫弄哪儿了?”

厉景煜扫了一眼怀里的女人,没说话,踢开二楼左边的一个房间,将她丢到了床上。

莫烟裹了裹身上的毛毯,坐起身,瞪着眼道,“我认得你,那天在宠物医院——就是你,我的猫呢?”

“啪——”

衣柜被关上,厉景煜随手将一条新毛巾丢在她脑袋上,

莫烟眼前一黑,红着脸,将毛巾拽下来,气恼他打发小孩子一样的动作。

厉景煜像是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随手将衬衫解开两颗扣子,

拿着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浴室走去。

就在浴室门被关上的瞬间,莫烟一把抵住了门框,抬着头,瞪圆眼睛望着他,

男子双眸乌黑明亮,发丝上的水珠,顺着脸颊划过喉结,在肌理分明的胸膛上,落下弯弯曲曲的水痕,

莫烟顿时怂了,别过眼暗自吞了吞口水,随即又暗骂自己花痴。

厉景煜眯着眸子打量着她,今晚救她纯属意外,这女人掉下去的时候,

他恰巧跟时宴站在对岸,亲眼目睹了那两个女人之间发生争执,坠入泳池的全过程。

当时时宴还打趣,“你猜她老公会先救谁?”

这种无聊的问题,他当然不会去猜,时宴反而看得起劲儿,

就在顾奕辰带着另一个人女人,划出水面的时候,

时宴这个缺德的,居然一脚将他踹了下去,没有人知道英勇救人的厉先生,内心实际上是暴躁的!

忍了一晚的情绪,这会儿在看见这双湿漉漉的圆眼时,突然消散了大半儿,

他突然发现,这女人生气的样子居然有点儿像毛团,傻乎乎的,挺可爱,

如果不是极力控制着,他甚至想拿毛线球逗逗眼前这只人形猫。

他略略收回目光,淡淡道,“怎么,想一起洗?”

莫烟倏地松开手,恼恨的抬起头,“啪——”直接关上的门差点儿撞歪她的鼻子,

她瞪着眼睛盯着门,几秒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实在幼稚,蔫蔫儿的走到一边擦拭头发。

“笃笃——”

房门这时候敲响,莫烟看了一眼浴室,犹豫的走过去开了门。

“莫小姐,”时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睛快速的房间扫视了一圈,露出一丝失望,

随即勾唇道,“我帮你准备的衣服。”

他的眼神看得莫烟有些不自在,接过来,道了声谢,就要关门,

时宴卡在门口,笑眯眯道,“有些事,男人都是无师自通的,虽然技巧有些欠缺,但只要稍加引导,感觉绝对不会差。”

莫烟听得云里雾里,正要问两句,浴室门突然拉开,

厉景煜围着一条浴巾,黑着脸盯着时宴,薄唇一掀,冷硬的吐出一个字,“滚!”

莫烟吓了一跳,时宴却笑得更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温和道,“记住我说的话。”

话音一落,一条毛巾就飞了过来。

毛巾自然是打到了门板上,时宴已经麻利的闪了。

湿着身体谈判,实在是不雅观,莫烟红着脸抱着衣服去了浴室,

等她换上之后,才发现这衣服实在是有点儿太……暴露了!

她身高一六八,比起裴嫣然一六零的身高,实在算不上小鸟依人,

但是这样的身材却很撑衣服,比如现在,她肤色偏白,上围傲人,

这件酒红色深v露背裙,穿在她身上就显得非常的性感大气,

但莫烟却有点儿不自在,总觉得四下跑风一样,哪儿哪儿都是凉的,

但是她原本的衣服,已经湿透不能穿了,总不能矫情的再让人家给拿一套吧,

纠结了一会儿,索性就这样出去了。

厉景煜正在背对着她打领结,镜子里瞧见浴室出来的女人,手指一顿,

眼神微微闪了一下,随即面不改色的继续动作。

莫烟搓了一下小臂,伸手将头发拨到耳后,走到男人身后,扭捏道,“今天,谢谢你。”

厉景煜转过身淡淡的看着她,他目光深沉如水,这是独属于上位者多年历练的眼神,

哪怕你离他这么近,也猜不透他的想法,甚至被这双眼睛透出的锐利,削割的无所遁形。

莫烟避开与他直视,组织好语言,说,

“但是那只猫对我非常重要,我去医院问了,医生说那天是你把猫带走的,功过相抵,我就不再计较这件事,希望你能把那只猫还给我。”

“功过相抵?”厉景煜眯起眸子,牙缝里咀嚼出四个字,眼神也深沉了几分,

他审视着在他面前扬言的女人,良久,淡淡道,“你的命只值一只猫?”

说完越过她,将床上的西装拿了起来,一边穿一边往外走。

莫烟羞恼的跟上去,“这不是重点,虽然我很感激你救了我,但是你不能仗着这个,就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据为己有,这在法律上就是侵占他人财产!犯法的!”

男人看都没看她,冷漠的扔下一句话,“你去告啊。”话落,就拧开了门。

简直油盐不进!

莫烟咬了咬牙,跑上去揪住他的胳膊,豁出去一般,大声道,

“你别忘了,你那天在医院强吻我的事,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之发生亲密关系,就是猥——”

“亵”字在口中转了一圈,被咽回了肚子里,莫烟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起来,

顾奕辰跟裴嫣然此刻正在门口,那样子显然是路过。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