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恰逢其时爱上你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7-23

恰逢其时爱上你温宁崔时之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by剪烛,由三三文学网倾情推荐!她能够存活下来,全靠哥哥临死前捐赠的心脏。 于是,她的存在,就成了父母的噩梦。 他突然闯进了她的生活,让她虽然有着心跳,却没有任何温度的心脏渐渐的感觉到了温暖。 突然有一天,她知道原来他就是当初给哥哥做心脏手术的医生。 一切,似乎都变了,他的出现成了别有用心,每一次的相遇都变成了巧合,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推荐指数:10分

恰逢其时爱上你

温宁捏着又凉又轻的眼镜,低下了眉眼便转身,她待够了,下面的温夫人气应该撒完了,他们今天过来除了让她相亲以外,还是准备一起去拜祭温敬的,今天是哥哥的死忌,温宁再不想面对温父母,却不能弃温敬不顾。

天台上的灯光有些暗淡,但足以看清楚一个人,崔时之看着在衣服被子中间穿梭的瘦削背影,忽然开口,“温宁。”

“嗯?”温宁诧异地顿住脚步,回头看身后的人,她毫无准备地回头,露出的表情有些迷茫,也只有这一刻,她才仿佛重新注入了属于她的灵魂,崔时之眉眼舒展了些,“崔时之。”

温宁点点头,脚步迈了起来,其实刚才就知道了他的名字,他的那份报告上写了,不过温宁没有太在意这个邻居,她不喜欢社交甚至没打算结婚生孩子。

但是当第二天一早,在安静的咖啡厅里看见崔时之的时候,温宁再平静的心都微微诧异了一下,她站在吧台里,好闻的咖啡豆的干香充斥着鼻腔,眼前的男人长得很高,正低垂着眼静静注视着她,似乎一点也不诧异两个人无缘无故的相遇。

“那个眼镜还没好……”温宁顿了一下,她下意识地以为他找到这里来是为了他的眼镜,但他高挺的鼻梁上此时此刻却是空落落的,他的近视并没有深到不戴眼镜十米内人畜不分的地步,他听见她的话,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似乎是觉得很好笑。

“一杯冰美式。”他对着温宁轻声道,温宁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指了指收银台,“请那边买一下单。”

“好。”他毫不犹豫走过去结账,这一刻温宁才开始迟疑,应该她请的,毕竟她把人家的眼镜弄坏了,但她没有纠结太久便开始做咖啡,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咖啡的,反正自记忆以来就极其嗜爱,但是咖啡会导致心脏兴奋的作用,所以她偏偏是个不能喝的人,她凝着眉眼专注于手中的咖啡豆子。

收银的姑娘余茜茜嬉笑着挤过来,暧昧地推了温宁一下,“阿宁,他谁啊?长得好帅啊,给我介绍介绍呗?”

“……”温宁蹙了蹙眉,等彻底做好了咖啡,感受了一下杯子的凉,才说:“我跟他不熟,是住我对面的邻居,恐怕帮不了你了。”

温宁这一如既往认真,余茜茜是向来知道的,她也就是随口一说,有这样长相的男生,怎么也得配温宁这样长相的女生才般配,温宁是咖啡厅里面出了名的好看,平日里也有不少客人就是为了温宁而来的,说不清楚是为了温宁的咖啡还是为了温宁。

“那他怎么知道你在这上班?这里距离你住的地方不算近吧?”余茜茜挤眉弄眼的打趣,让温宁哑口无言,她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解释为巧合。

一个崔时之一点也不惊讶的巧合。

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脏外科里,崔时之修长的指尖捏着冰凉的咖啡有些迟疑,他步伐顿了一下,目光随意一扫,看见了自己办公室对门的何医生正长着嘴巴打哈欠,他眉头一挑,便进去把咖啡放在何医生的桌面上。

何稳打哈欠的姿势顿在那里,张着嘴巴一时合不上,他寡淡的脸上出现了极其诧异的表情,眼前的崔时之给他送咖啡,实在是不可思议到极点。

崔时之一周前才从东海市的医院调过来,年纪对于心脏外科医生来说实在是年轻,都说是因为家里几代都是医生,才有这样的待遇,但崔时之却是个看起来不好相处的人,因为他从来不主动跟别人交谈,何稳把这称之为傲气,并且隐隐地看不惯。

但现在这个让他看不惯的人,正给他送咖啡?何稳瞥了崔时之一眼,嘴巴终于合上,“这是给我的?”

门外有护士经过,十分惊讶地往何稳办公室里瞥了一眼,对于崔时之的存在很诧异,崔时之长了一副好皮囊,刚来没多久的时候就被医院上下的护士们传遍了照片,所以一直对崔时之的动态很是关注,奈何他生活很是规律,下班就回家,也准时上班,更没见跟医院里的哪位关系密切的。

“对,提神。”崔时之想了想,看了何稳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他手上还残留着冰咖啡的凉意,他挑了挑眉毛,眉眼里藏着若有所思。

这本来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何稳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以为崔时之突然懂得了交际的重要性,收了一杯咖啡之后,何稳倒是吃饭的时候会叫上崔时之。

“我爸妈给我安排了个相亲,本来不太想去的,但是看了照片,觉得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何稳吃着饭,对着崔时之这个闷葫芦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话题,只好嘴里随意扯一件事出来,他说完看了崔时之一眼,登时有些羡慕,长得像崔时之的话,估计就不愁找不到女朋友了。

崔时之反应淡淡地嗯了一声,继续吃饭,何稳顿时又被话题终结了一遍,想着喝你一杯咖啡还要这样辛苦的找话题,真是不容易,他撇撇嘴,拿手机翻出照片递给崔时之,“就是这个,是不是长的还可以?”

照片里的女孩半长的头发,脸庞柔美,但似乎不太愿意照相,所以对着镜头的时候,只是有些僵硬地笑了一下,唇色有些苍白,气色不是太好,但是一双眼睛却给她增色不少,崔时之随意一瞥,捏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快而准地瞥了何稳一眼,声音有些哑,“就是她?”

照片里的女孩子是温宁。

何稳不知道崔时之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有些愣神地点头,“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他又低下头吃饭,仿佛刚才的反应只是何稳的幻觉一样,何稳感觉有些怪异地对着崔时之看了又看,总觉得不对劲,但外科医生很忙,特别是下午,病人排着队等,再多的事都会被丢在脑后,事后再回想,却也想不出什么怪异之处。

可是当第二天,崔时之继续给何稳带来了咖啡的时候,何稳才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劲,他抬头看了崔时之平静的脸,说:“我今天不困,你可以自己喝。”

“我不喜欢喝咖啡。”崔时之放下就走,没有半句废话,何稳皱眉看着咖啡,最后还是喝掉。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