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正文

既敬重又敬畏:古人的“树崇拜”文化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0-07-31

原标题:古人的“树崇拜”

一样是树,生长在古代跟生长于现代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即便看看那些“长”在古籍里的树,也仿佛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古屋的横梁上,除了苍凉感,还有一种神秘感。

没错,古代人确实把树与神联系在一起,许多树被视为图腾加以崇拜,并衍生出众多禁忌。与黄梅戏《天仙配》中那位虚构的“媒婆” ——古槐树相比,有史记载的山西省洪洞县贾村的那株古槐树就一直被民间视为“神树” 。明初,这棵大槐树“树身数围,遮蔽数亩” ,后被汾水冲毁。幸而在古槐树旁同根生出第二代古槐,也就是人们今天寻根祭祖参拜的那棵古槐,颇似国外的“圣诞树” 。在山西、河北、河南、山东、北京等地,至今还能听到这样的歌谣:“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围绕这棵古槐还有许多趣事被代代相传:比如“解手”这个与人方便的词汇诞生;人爱背手踱步的习惯等等。

古槐树不仅是成人之美的“媒婆” ,也是结束大明王朝的一个象征。李自成兵进紫禁城,崇祯皇帝匆忙逃往煤山,就在一棵槐树上自缢,似乎标志着一个政权的阴暗和强制最终被一棵大槐树吊死。槐树被认为有灵,明代博物学家谢肇淛《五杂俎》卷十“物部二”称:“槐者,虚星之精,昼合夜开,故其字从鬼。 ”他还引用汉代纬书《春秋元命苞》说,“槐之言归也。古者树槐,听讼其下,使情归实也。 ”

桑树能为人类提供衣履冠带之利,能创造其他树种不能创造的巨大经济利益,这种特殊性在古人看来是上天赋予的。因此,具有特殊禀赋的桑树被视为一种非同凡品的神树。

由于对其敬重又敬畏,民间于桑树多有忌讳。古树是有个性的,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尽管历经数不清的磨难,有过喜怒哀乐,最终留给后人的还是它个性中最突出的一面。夸父的“手杖”是什么树木制成的,书上没记载,但它化为“桃林”确有记录。 《曹瞒传》里说,一代枭雄曹操要盖宫殿,因需大梁,曹操便命手下砍伐了一株梨树,结果伐木者被吓倒,因为这棵树在遭砍时像被宰杀的动物一样流血不止。没几天,曹操便一命呜呼。人皆谓曹丞相遭到报应。

砍伐树木有禁忌,古代人使用树木同样也有禁忌。譬如“榆木疙瘩不开窍”的俗语,就是汉族有“榆木不作棺”之俗禁的衍生品。因为在汉族祖先看来,榆木材质坚硬、条理不顺,用来作棺材会危及下辈聪明才智。故棺木多以纹路顺直的杉木为主;而墓地植树又有不植棕树之禁忌,因“棕”与“终”同音,违禁会使墓主家族断子绝孙。因而,墓地一般栽种生命力强、四季常青的松、柏之类的树木。另外,树木虽没有外在的行为举动,但其出现的异常现象,往往就被视为吉凶的先兆。如铁树和竹子开花,古人便认为是灾难之兆,于是有了“竹子开花,人畜搬家”“铁树开花,人亡财瞎”的警示俗语……其实,古籍里记载的“神树”举不胜举, 《五杂俎》卷十谓:“孔庙中桧,历周、秦、汉、晋几千年,至怀帝永嘉三年而枯。枯三百有九年,子孙守之不敢动,至隋恭帝义宁元年复生。生五十一年,至唐高宗乾封二年再枯。枯三百七十四年,至宋仁宗康定元年复荣。至金宣宗贞祐二年兵火摧折,无复孑遗。后八十二年,为元世祖三十一年,故根复发于东庑颓址之间,遂日茂盛,翠色葱然。至我太祖洪武二年己巳,凡九十六年,其高三丈有奇,围四尺许。至弘治己未,为火所焚。今虽无枝叶,而直干挺然,不朽不摧,生意隐隐,未尝枯也。 ”谢肇淛还评论道:“圣人手泽,其盛衰关于天地气运,此岂寻常可得思议乎? ”

树木身上,寄托着兴废存亡、家族兴衰及个人的荣华富贵,如此重大的“使命”的确令现代人有些战栗胆寒。不过,仔细分析古人崇拜“树神” ,却也有新发现:有些“神树”确是旧时迷信,缺乏科学依据,不可信;有些看似迷信,其实跟气候及科学的管护方法有关,譬如“竹子开花”是因干枯或水旱虫害肆虐造成的,而常年不开花的铁树偶然开花更是生长规律;有些则是借神之名行保护树木之实,比如洪洞槐树、泰山“五大夫松” 、嵩山“嵩阳观”汉武帝封古柏“大将军” 、武则天封柏树“五品大夫”等,可以看作是在没有《森林法》 《资源保护法》的背景下,统治者和老百姓对名贵树种和历史悠久古树木的一种保护意识和保护措施。(赵柒斤)

(责任编辑:小苏)

【责任编辑:admin】